上海新闻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边缘地带的孩子[组图]
2006年11月2日 12:58
[我要留言]

image

image

image

  刚才大家已经看到了,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一群特殊的孩子的故事,他们特殊在哪呢?特殊在他们的家庭,确切地说是他们的父亲或者母亲,因为他们的父亲或者母亲正在监狱里服刑。在大连市西北一个邻海的村子里,记者就见到了12个这样的孩子,他们生活在一个名叫“爱在海边”的儿童村里。

  潘芏是儿童村的村长,2003年,出于爱心,她和金宏伟、杨梅等人自己出资建起了这个儿童村。

  潘
芏:到今年已经3年了,陆续代养了19个这样的服刑犯的未成年子女。其实看起来这些孩子都是蛮正常的,活活泼泼的样子,但是我们代养的所有的孩子的背后都有一段很心酸、很不堪的经历,都有一段波折的故事。就像我们的美丽漂亮的小海夏,很活泼的样子,你看她天天就是小乐天派的样子,但是海夏的悲剧说起来跟大家说好像觉得不愿意相信。

  海夏今年6岁,刚上一年级。她的笑容天真烂漫,非常富有感染力,所有来到这个儿童村的人都会喜欢上她。但是,小海夏的身世经历却非常地苦涩。

  潘芏:实际上,因为之前爸爸妈妈是在一起曾经都参与贩毒,当有了孩子之后爸爸也是觉得我们要为了这个孩子我们要重新做人,所以说实话她爸爸就是打算洗手不干了,不再做这件事,贩毒的事,当初他手里还是有那样的配方,他的感觉就是要要把这个配方销毁了,我不再做,也是决定两个人要好好的生活,但是就在他做出这个决定这样的事情以后呢,不长他就出现意外。可能也是被一个人的设计吧,他就死于意外。因为这个事对于怀一个孩子的一个女人打击是非常大的。

  记者:当时海夏还没有出生是吧?

  潘芏:对,还没出生呢,就是说还在母腹之中呢。海夏的妈妈因为也是很爱海夏的爸爸,所以一定要坚持到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大概生下来之后,海夏2岁多一点的时候,她就因为这个贩毒的事情又被抓起来了。被判刑之后海夏就在孤儿院里长到了5岁。

  小海夏的身世确实让人听起来很心酸,现在儿童村的这12个孩子,他们每个人都有让人很心酸的身世和经历,他们有的从小父母离异,之后抚养自己的父亲或者母亲又犯罪入狱,有的父亲入狱后,母亲又丢下了年幼的孩子改嫁出走,还有的则是父亲杀死了母亲,之后父亲又入狱服刑。这些孩子不是孤儿,但是他们却像孤儿一样无依无靠,甚至他们的处境还不如孤儿,因为他们不但得不到父母的疼爱和呵护,还会受到很多人的歧视和侮辱。

  这个孩子叫海滨,他还3岁的时候,父母吵架,母亲一气之下自杀了。后来父亲又犯罪进了监狱,年幼的海滨就跟着患有精神病的奶奶生活。

  海滨:不吃饭,有时候不吃,一天不吃,想吃饭我奶奶也不给我做,就是吃剩的饭都酸了还要吃。

  杨梅:你们也看到海滨后面那个头是坏的,现在可以说是好了很多。当时他来的时候整个一个小后脑勺基本上没有头发,然后是那种腐烂,他主要是在家被人打,然后后来没有处理,就是腐烂那种,深度感染。

  潘芏:他说阿姨根本没有人跟我玩。我说为什么啊,不知道反正是没有人跟我玩。就是说他在家乡的时候同学也不跟他玩,周围的邻居也不跟他玩。我说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总说我爸在监狱里的事,我也不愿意跟他们玩。

  海滨经常逃学,后来连老师都不愿再管他,他就整天跟着一个骑三轮收破烂的人四处乱跑。

  海冬是儿童村里年龄最大的孩子,他来的时候是12岁。

  杨梅:海冬那个时候是04年的8月份,8月末左右来的,当时说,孩子那个时候长得还特别小,身子比现在瘦瘦那种,脸上的气色也不是很好,那种蜡黄的,一看给人的感觉就是孩子营养不良那种感觉。当时是金老师给他买了两个冰激凌,他当时也是在看电视,那天他一边吃冰激凌。其他孩子都吃完了的时候,他那个还是基本上几乎是等于没吃,就吃了一点点然后,然后那个雪糕,冰激凌下面的蛋卷和上面的奶油都是化在手上。然后我们就很奇怪的问他,说海冬你为什么不吃啊?然后他就底下头,他低下头说阿姨我舍不得吃,我说为什么舍不得吃?他说,我都两三年没吃过雪糕了。

  海冬从小父母离异,他一直跟着母亲,快10岁的时候母亲又入狱了,爷爷只好把他接了过去。由于海冬很调皮,跟爷爷又非常生疏,所以与爷爷相处得越来越不融洽。

  海冬:我一不听话,爷爷就打我,我就觉得,你越打我我越这么干。

  海冬开始经常逃学,上网吧,后来没有钱就去偷东西。

  潘芏:小冬跟我们讲那时候他是小头目,最多的时候他手里能经过差不多两三千块钱。因为他偷盗,偷东西嘛,进过三次派出所,在那里边给手铐铐的感觉,他全都知道。

  爷爷的棍棒不但没有管住海冬,反而促使他从家里跑了出去,开始了流浪的生活。

  杨梅:他说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然后跑累了一下子的就趴到地下,趴到地下怕人家追过来,反正知道半夜那个天挺黑的,后来真的跑不动然后就找到一个草棵里面。

  潘芏:他讲他流浪两年期间在草垛里面睡的是比较多的,就是北方有很多地方有稻草的草洞。

  海冬幸亏被及时地送到了大连这个儿童村,否则他的人生道路会怎样真的不堪设想。我这里有一些材料和数据,通过这些,我们对服刑犯子女的抚养教育问题可能会有更深的认识。去年司法部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重刑犯子女是少年犯罪的高发人群,由于父母入狱,无人管教,流浪街头,这些孩子很容易落入犯罪团伙,成为新的罪犯。少管所里,有33.4%的少年犯是服刑人员和单亲家庭的子女,河南曾经破获的一个由39个未成年人组成的犯罪团伙中,有三分之一的孩子都是父母一方入狱一方不知去向的所谓孤儿。

  潘芏:就是说对这样孩子的一个教育,包括就是说你一定要把他们代养起来,就是非常迫切。。。。那么实际上这些孩子,假如说不把他们这样管起来,有人去给他们这样一个家,相对来说还应该是一个家,如果没有这种事情的话,那他们像我们有的孩子,比如说海冬这种状况,那么他直接一个去向真的就是进少管所。那犯罪之后的影响,对社会的影响,危害的程度就大得多了。

  杨梅:人格上的教育和做人的品质我觉得就是说从我个人角度讲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像儿童村的孩子,一开始入村的时候,他可能就是给孩子的就是一种,吃饱穿暖,有病而医那种条件,但是通过发展到现在,我觉得不单一是这样,而是教育的问题,而且不是学校那种文化课程的教育,而主要还是心理上的教育和做人品质上的教育。

  由于特殊的身世经历,这些孩子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刚来这里的时候,他们的亲情观念都比较淡薄,都表现出自私,自卑和自闭。

  杨梅:最重要的点就是自卑,他不会主动的去和你接触,然后你接触他的时候他都会很小心的,然后就是你为什么爱接触我,然后他孩子当中他可能就分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那种感觉,然后你会不会问到我以前经历什么的。

  潘芏:我们从海夏身上我们感受一个东西是什么呢,她自理能力要强一些,但是冷漠的东西也多,她不大会去关心别人。那我觉得那么小的孩子,她得到的关爱少,她就不会关爱别人。

  杨梅:你碰我一下,你动我的东西我都会不让,就是说自我保护意识强,在外面流浪的孩子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像以前我养的那小狗,然后他们不去喂的话,我问为什么,管他干什么,我以前在外面都吃不饱我还去管人家

  一个海边的大家庭里,孩子们心灵的创伤开始平复,一度漠然的亲情开始点燃。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些幼小的孩子以割不断的血脉亲情,感化着狱中的亲人。

  然而儿童村却风雨飘摇,这个特殊的家还能给孩子们多少温暖。

  在儿童村,每个孩子都在发生着变化,孩子们都把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家。但是他们在儿童村仅仅是代养,等父亲或者母亲出狱的时候,他们就要离开这里,所以,儿童村一直在努力培养孩子与父母之间的亲情,让他们今后能更好的适应新的生活。

  潘芏:那么我们会利用暑期、寒假的时候去看妈妈,看爸爸。其实我们感觉,当一个孩子他心里头有能一个记挂的人的时候,会对他心灵的成长会是一个很大的帮助。

  除了去看望父母之外,儿童村的阿姨还要求孩子们每个月至少给父母写一封信,增进他们之间的感情。

  记者:当时海夏的妈妈被判了多长时间?

  潘芏:她是被判无期的。当我们接这个孩子的时候,因为她的改造还是比较积极,已经改判了,改判之后18年半。

  海夏和妈妈分离的时候还很小,所以对妈妈没有什么感觉,后来在儿童村的阿姨以及哥哥、姐姐的影响下,她对妈妈才逐渐有了感情。

  潘芏:后来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海夏跟我说,她说阿姨我跟妈妈说了,我鼓励妈妈了。我说怎么鼓励妈妈的?我跟妈妈说当你觉得想我的时候,或者是你在监狱里难过的时候,你就说太好了,没有关系我还能想我的女儿呢。她用这种方式去鼓励她妈妈,妈妈说我的女儿还能这样,如果外面还有女儿的话,她会有一种希望,如果连女儿也没有,因为她丈夫没有了,可能她唯一的希望都没有了,她可能找不到这种支撑力量让她继续活下去,能够改造下去。

  每个月,孩子们都会收到孩子父亲或者母亲的来信。

  老爸心目中的老姑娘永远支持老爸,请老姑娘放心。

  儿子,你要好好学习,考大学,回报儿童村的养育之恩,回报社会上资助你的好心人。

  孩子的父母在给潘芏和杨梅的信里写着:

  你们挽救了孩子,挽救了我,现在孩子已经把儿童村当作了自己的家。

  入狱后,孩子没人照管成为我心头的一块大病,也是我在改造中消极了不少,忧心忡忡,得知儿子并没有被社会所遗弃,身为犯人的我一定在狱中好好改造。

  200:25:10潘芏:他们的父母亲因为孩子有着落之后,心里那种踏实的感觉,然后有了一种非常大的一种寄托的希望,我有足够的理由要好好的改造,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会好好的早点回来跟你团聚

  现场:孩子们赶海

  与这些孩子在一起总让潘芏感到一种莫大的快乐和满足,但是越来越强烈的危机感又让她忧心忡忡。虽然儿童村创办已经3年了,但是至今还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认可,无法正式注册,这给儿童村筹集资金、正常运转带来了非常大的困难,由于没有发票,他们接不到数额比较大的捐款,到目前最多的一笔捐款也只有4000块钱。

  现在儿童村的工作人员只有4名,对孩子的接纳能力也几乎到了极限。儿童村就在他们不停的化缘和俭省下勉强维持。

  潘芏:我们的经济运转还没上到良性的轨道上,我们还是仅仅在维持孩子的基本生存上,像我们的员工也不能正常的发工资。所以说对大家这个奉献还是真的是比较多。那我感觉可能能够支撑我们在很艰苦的条件下,还能愿意把儿童村运转下去比较大的理想就是我们认为这种儿童村的存在是社会意义比较远。不过我觉得一个事物一个良性的发展是需要它能正常的运转,所以我们还是希望各方面的约束能够共同促进儿童村这个良性的运作,能走到一个良性的轨道上来。

  虽然对于这些孩子来说,现在儿童村就是他们的家,但是他们都对父母怀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复杂感情,一方面血脉亲情难以割断,另一方面他们又都显得很早熟,把这种感情深深埋在心底,不愿向任何人提起。

  全国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人数已超过60万。对父母服刑期间无人照管的未成年子女,在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由谁来履行监护职责,94。8%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没有受到过任何形式的社会救助,不少人走向了流浪,乞讨甚至犯罪的道路。

选稿:王秉杰 来源:央视国际

  • 中国工博会今在沪开幕
  • "4纵3横1环"轨交网规划披露
  • 沪常住人口11年来首次正增长
  • 二手房买卖"银十"期望破灭
  • 43条优惠换乘公交线敲定
  • 徐家汇商圈停自行车不再免费

  • 中国现代华服闪耀神韵
  • 湿度偏低口干舌燥 申城弱冷空气难解秋燥之苦
  • 气候异常导致申城植物"乱"开花 兰、菊、桂意外聚首
  • 绿化部门号召市民"扫黄" "一枝黄花"进最佳防治期
  • "移动手术室"计划明年投入使用 用于灾难现场救治
  • 未核对签名致信用卡被盗刷 商场被判赔偿卡主损失
  • 利用自动售货机识币缺陷 男子背30公斤游戏币套现

  • 男子欲跳和平饭店轻生
  • "不汇3000元就害你家人" 警方侦破一批短信敲诈案
  • 冷漠男子见死不救被逮捕 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
  • 淡季蜜月游价格惠至一半 结婚高峰带热蜜月游市场
  • 黑婚介隐身民宅拉帘扮红娘 沪上10多家非法婚介被查
  • 家政公司开设专门培训班 雇主学招对付保姆引争议
  • 放弃自杀想抽烟引爆天然气 一男一女逃出时衣衫不整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