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角之王乔奇 >>新闻报道
 
配角之王乔奇的艺术人生
  今天,这位老表演艺术家的追悼会将在上海举行

  配角之王乔奇的艺术人生

  1997年6月,为庆贺香港回归,话剧表演艺术家乔奇在他退休9年后,重新披挂上阵,与张瑞芳、秦怡等登台演出大型史诗话剧《沧海还珠》,老艺术家的精湛表演一时轰动。2007年6月29日晚上,当人们举行香港回归10周年庆典时,乔奇先生因突发心脏病而告别人世。

  20年前,记者因采访而与乔奇老师相识,从此我们成了忘年交。今年4月,为话剧百年撰写黄佐临大师的纪念文章,我再次来到乔奇家。笑谈“老领导、老院长”佐临先生的同时,乔奇也回顾了他演艺生涯的点点滴滴。

  乔奇一生曾参演了90部话剧和30余部影视片,在舞台和银幕上塑造了上百个各具形态的艺术形象,有“百面大师”之称。他在电影中多扮演配角,却都形神俱备,又有“配角之王”之誉。

  舞台上:不用开口也是戏

  1921年,乔奇出生在上海。这年冬天,欧阳予倩、应云卫、谷剑尘、汪优游、徐半梅等社员为骨干的上海戏剧协社成立。次年,在美国学习戏剧的洪深回到上海,欧阳予倩介绍他加入了上海戏剧协社。乔奇说他自己与话剧“与生俱来”,一点不假。

  “我最早接触的是电影。读小学的时候,经常跟母亲到大戏院看最后一轮便宜电影,看得多了,就对演出产生了兴趣。”乔奇说他读小学时就做过临时演员。抗战爆发后,上初中的乔奇开始参加抗战演剧活动。第一次演的话剧是陈荒煤编剧的《黎明》。高中时参加中法剧艺学校反日舞蹈剧《罂粟花》演出时,他被教务主任许幸之看中,邀请他参演莫里哀的喜剧《装腔作势》。不久,许幸之又让他在《阿Q正传》里演“红鼻子老拱”,在《原野》里演“焦大星”。1938年,中学生乔奇已经从一个业余演员成为一个职业演员。

  1942年,黄佐临导演《大马戏团》,“话剧皇帝”石挥饰演慕容天锡。一天,石挥演完日场以后突然在台上病倒,可晚上还要演夜场。当时乔奇在这个戏里饰演配角“达子”。剧团领导提议由乔奇替代。乔奇居然给顶了下来。原来乔奇天天与石挥同台演出,演的同时把石挥的台词也背了下来。这时,他不过21岁。后来,石挥在《谈艺录》中说:“11月17日夜场由乔奇兄代,急人之急,终身难忘。”

  此后乔奇的表演技巧更加成熟,在顾仲彝、黄佐临、费穆三位导演根据秦瘦鸥小说改编的《秋海棠》中演C角,石挥演A角。石挥离开剧团后,乔奇就演主角。再以后,又参加了费穆、黄佐临、吴仞之、朱端钧之四大导演的话剧《日出》,乔奇演第二幕。当他演《梅花梦》最后一场,乔奇演一个瘫痪的老人,在台上一句话都没有,就是用眼神用身体语言表达意思。所以黄佐临称赞说:“乔奇在台上不开口也演戏。”

  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乔奇已被公认为上海话剧界的头牌。不论是《浮生六记》中的沈三白、《中锋在黎明前死去》中的中锋别里特兰,还是《无事生非》中的唐·彼得罗亲王等,无不气质迥异,栩栩如生。特别是1985年,他在黄佐临导演的《家》中的饰演高老太爷,把一个封建老顽固演活了,演绝了。在日本演出历时一月,掌声不衰。

  生活中:提携后辈无私热情

  有50余年舞台生涯的乔奇,他的表演驰誉海内外,拍电影其实是他的副业,可它的影响却超过了他的话剧。

  在乔奇从影史中,在香港就有段难忘的经历。当时他在剑华影业公司与秦怡等一起拍《海茫茫》,接着在永华影业公司和刘琼、顾而已、孙景路、顾也鲁等联袂出演《国魂》,乔奇饰演老丞相江万里,这部明星荟萃的影片曾轰动一时。对乔奇出色的表演,永华公司经理李祖永颇为欣赏,愿出高薪希望他留港。可是乔奇谢绝了,一是他想念相依为命的母亲,二是忘不了扶他走上舞台的同仁们,悠悠之心,使他毅然回到了上海。

  正缘于此,为提携后辈,乔奇同样表现出无私和热情。1985年上海人艺复排《家》时,奚美娟在剧中演“婉儿”,虽然与乔奇演的“高老太爷”没有太多对手戏,但是排练时,乔奇同样对她非常关住。奚美娟说,乔老师对人的帮助,是细水长流的那种。后来每回碰到乔老师,他总能讲出她最近拍的影视和新演的话剧,有时还作出评价。

  乔奇和焦晃之间亦师亦友的情谊没有中断过。原来,当年焦晃进入上海戏剧学院读书的时候,和乔奇所在的进修班一起上大课。乔奇所在的班里都是很有表演经验的前辈,他们排练话剧的时候,焦晃一整个班就给他们跑龙套。但在焦晃大二的时候,排演话剧《无事生非》片段,刚好和乔奇演的是同一个角色。乔奇毫无一点架子,把他的经验全部传授给焦晃。焦晃视乔奇为老师,毕业之后,常口称去“蹭饭”往乔奇家跑,向前辈学艺。

  乔奇的女婿、演员崔杰对乔奇从心底里佩服,对岳丈的戏从不放过。《悲悼》只演三天,他推掉了其他活动,无论如何要观看。莎士比亚的《皆大欢喜》,乔奇演“洋”剧别有一功,这更是大好的学习机会。电影《子夜》,导演桑弧称影片的“二主角”赵伯韬非乔奇莫属,确实乔奇把十里洋场的买办资本家演绝了。崔杰为“偷戏”,看了好多遍。

  崔杰说,我随时受到老爷子的启发和帮助。有一年,《追杀袁世凯》剧组欲请他担纲主演。当时他手里有三个本子,一时难以定夺,只得向丈人请教。乔奇看完剧本分析道:《追》剧不是“戏说”。一部专门写袁世凯的历史剧,过去从未有过,所以从题材看,十分难得;其二,这是部“没有女主角的男主角戏”,所以演技要求很高,能接这部片子无疑是个锻炼;第三,这部片子的导演是岑范,刘琼、舒适、顾也鲁、夏天、凌云等老演员担任配角,作为青年演员,有那么多的老前辈来“捧台”,这绝对是个机会。崔杰还能说什么呢,很快就签下了合约。

  崔杰告诉记者:“老爷子有句话,对我感触最深。他说,我们的职业,一生就是交给观众。太有道理了!”所以现在他时时提醒自己,永远记住自己是属于观众的,静下来就不断反省:每年有多少合格作品交给了观众?

  长镜头

  影剧夫妻

  艺术家庭

  乔奇的家庭是一个艺术家庭。他的夫人、女儿、女婿都从事电影电视工作。

  蜜月在鸿雁传书中度过

  乔奇的夫人孙景路,早年也是个演话剧又拍电影的两栖名角。1950年代,她接连饰演了《山间铃响马帮来》、《水乡的春天》、《长虹号起义》、《乔老爷上轿》、《魔术师的奇遇》等影片。

  当年乔孙结为伉俪,牵红线的是著名演员陶金的夫人章曼萍。其实,两人早就有过几次合作。第一次是1942年,金星影业公司拍摄《红泪影》,孙景路演女儿,乔奇演父亲;第二次演出话剧《黄金万两》;1951年在桑弧导演的《有一家人家》中第三次合作。

  乔孙婚事办得十分简朴。在黄佐临的主婚下,婚宴是在食堂里举行的。新婚一星期后,乔奇就去松江慰问部队演出了。而孙景路则马上赶赴云南拍摄《山间铃响马帮来》,一别竟是11个月。用乔奇的话,他们的蜜月是在“鸿雁传书”中度过的。

  在家中,两位艺术家一有机会就会切磋技艺。不过乔奇说,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1980年代,孙景路的戏一个接一个,先后在电影《儿子、孙子和种子》、《他俩和她俩》、《见面礼》、《海之恋》、《苦果》、《望穿秋水》及《喜上眉梢》等电视剧中饰演各种角色。她在《喜盈门》中饰演“强英妈”,虽是个配角,却把个“丈母娘”演得活灵活现。“丈母娘”一时成了她的外号。

  这对感情笃真的夫妻,曾在电影《爱情啊,你姓什么》和获得金鹰奖的电视剧《六岁大寿》中饰演过相亲相爱的老夫妻。

  1989年,共拍摄了42部影片、演出过44部话剧的孙景路病逝。18年来,乔奇一直未再娶。我曾为此问过乔老师,他说,“做人讲人德,演戏讲艺德,是你孙老师的一生准则。她的音容笑貌,我终生挥之不去;她对于我,谁也替代不了。”

  情牵影视一家子

  乔奇和孙景路只有一个女儿徐东丁。1977年装甲兵宣传团来沪招生,徐东丁陪伴师傅的女儿走进了考场。戏剧性的结果出现了:报考的未能录取,倒把陪考的录用了。

  徐东丁后来调到了前线话剧团。上世纪80年代初,徐东丁被电影厂借去拍摄《蓝色档案》,饰演地下工作者“于俭”。后来又在《滴水观音》中饰演角色。1984年,徐东丁转业回到上影厂,后成为副导演。她拍过的电影有:《地狱天堂》、《小白象》、《灵魂出窍》、《十兄弟》等。

  徐东丁的先生崔杰曾参演电影《钟山风雨》和《绞索下的交易》。还曾在一部话剧中成功地饰演了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其后一发不可收拾,在《洒满人间都是爱》、《刺杀汪精卫》、《江淮大侠》等影视剧中一连演了8个版本的“戴笠”,被戏称为“戴笠专业户”。其后他在电视剧《何须再回首》中扮演樊老大,将一个人性复苏、良知回萌、走向新岸的特殊人物演得活灵活现。近年来,崔杰作品不断:《原谅我的心》、《何须再回首》、《OK公司》、《别了莫斯科》、《第三种温暖》……崔杰饰演的影视剧在观众中有很好的口碑。两年前,他被推上了上影演员剧团团长的领导岗位。

  备忘录

  乔奇艺术档案

  乔奇,原名徐家驹,浙江宁波人,1921年生于上海。1938年加入上海光华剧社,开始了他的艺术生涯。1941年,加入了金星影片公司,拍有《桃花湖》、《地老天荒》、《红泪影》等影片。1942年加入上海艺术剧团,演出多部话剧。1946年,加入上海实验电影工场,成为其基本演员。1947年,应“中电”二厂邀请,出演《天罗地网》、《吉人天相》、《春残梦断》等影片。1948年,在香港华电公司拍了《海茫茫》。在香港永华公司拍了《国魂》。早年曾主演、出演话剧《十字街头》、《茶花女》、《钦差大臣》、《浮生六记》、《秋海棠》、《雷雨》等。

  1951年加入上海人民艺术剧院,1981年起担任上海人艺团长,为国家一级演员。期间主演话剧《日出》、《胆大妈妈和她的孩子们》、《枯木逢春》、《悲壮的颂歌》、《中锋在黎明前死去》、《叶尔绍夫兄弟》、《激流勇进》、《彼岸》、《马克思“秘史”》、《家》等。拍有电影《有一家人家》、《自由天地》、《蝶恋花》、《中华儿女》。文革后,拍有《平鹰坟》、《苦恼人的笑》、《珊瑚岛上的死光》、《子夜》、《风浪》、《地狱天堂》、《月随人归》等影片。

  1988年退休。1995年荣获“第五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荣誉奖”。

选稿:王文斌  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马信芳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